首頁>通航
中國式FBO的進階之路
來源:《中國民航報》2019-06-24 14:52:00

截至2018年底,我國已在18座公共運輸機場建立了專爲公務航空提供地面保障服務的FBO,其中7座位于吐吞量排名前10位的“千萬級”機場,初步構建起中國公務航空FBO服務網絡。

FBO(固定基地運營商)起源于美國,面向通用航空,尤其是爲私人飛機和公務機提供服務。美國公務航空發展之所以遙遙領先于全球其他市場,正是得益于其發達的FBO網絡。

作爲一個進入中國市場不滿10年的公務航空新業態,FBO在中國市場從無到有、由點及面,建設步伐並不慢。但伴隨中國公務航空市場的快速發展,以FBO爲主的地面保障資源不足,已成爲制約行業進一步發展的突出問題;同時,現有FBO在保障過程中出現的收費標准不一、服務水平參差不齊等問題,也受到業界越來越多的吐槽和質疑,調整變革迫在眉睫。

10年建設 由點及面

中國公務航空發展起步于上世紀90年代中期,在2008年前後迎來快速發展。2008年~ 2013年算得上是中國公務航空發展的第一個“黃金五年”。這5年,中國公務機機隊規模迅速擴大,公務機起降量也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樞紐機場快速增大。爲提升對公務機航班的保障效率,同時考慮運行特點差異,將公務機航班與公共運輸航班分開保障,我國各大樞紐機場先後著手增設公務機專用保障設施——FBO。

2008年,首都公務機有限公司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正式投用中國內地第一家FBO,包括專用候機樓和停機坪。目前,該FBO擁有51個公務機專用停機坪和70多輛保障車輛,基本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一站式”服務體系。

緊隨北京,由上海機場(集團)有限公司與霍克太平洋航空服務有限公司共同出資組建的上海霍克太平洋公務航空地面服務有限公司,作爲上海FBO的運營方,在2010年開始爲進出上海虹橋、浦東兩場的公務航空旅客和機組提供服務。目前,兩場均配備了公務航空通道及各類專業維修和保障設施,虹橋還設立了公務機集中停放坪和兩個公務機機庫。得益于FBO的投用,上海兩場的公務機起降量逐年遞增,過去8年間的年均增幅達到9%。

除機場主導的FBO建設外,國內最大的公務航空運營商——金鹿公務航空有限公司也很早涉足FBO建設領域,通過與各地方機場合作共建,嘗試公務航空FBO網絡化布局。自2010年起,金鹿公務先後在西安、長沙、南甯、桂林、三亞、海口、杭州、唐山等地機場建起了11家FBO,形成了目前國內最大的FBO網絡。

此外,在京津冀、長三角等機場群,位于樞紐機場周邊的部分機場,也將公務航空視爲新的業務增長點,積極吸引、消化樞紐機場的公務航空外溢需求。如天津濱海國際機場就在2015年投用了FBO公務機樓,將公務機業務與公共運輸業務分離。設施投用以來,天津FBO的公務機保障量也呈現出快速增長態勢。

截至目前,加上位于香港和澳門兩地機場的3個FBO,我國已在18座公共運輸機場建立了專爲公務航空提供地面保障服務的FBO,其中7座位于吞吐量排名前10位的“千萬級”機場,實現了由點及面,初步構建起中國公務航空FBO服務網絡。

探索“中國式”FBO服務

公務航空FBO在我國一線城市及主要二線城市機場的陸續建成通用,爲支撐我國公務航空市場的快速發展發揮了關鍵作用。2018年,以擁有FBO設施的機場爲主,全國共保障約39400架公務機,其中華北地區最多,占比達33%,華東地區和中南地區所占比例相近,均接近28%。保障數據也凸顯出我國公務航空市場高度集中的發展特點。2018年,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地機場的FBO公務機保障架次爲20274架次,超過全國總保障量的一半。

與國外FBO網絡化布局相比,我國的FBO集中在東部地區,也體現出其處于發展初期的階段性發展特征。中國航空運輸協會通用航空分會總幹事王霞認爲,國內公務航空FBO無論是建設規模還是功能設施配備,起點普遍較高,在起步初期瞄准保障要求更高的公務機和公務航空,從而在布局上自然傾向公務航空業務集中區域,跨越了國外FBO保障設備逐步完善的發展過程。

針對高起點、高度集中的“跨越式”發展現狀,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盡管中國多地機場投資熱情高,建設了一些高標准的FBO,但國內公務機業務會集中在中心城市的樞紐機場,這些機場的保障壓力會越來越大。相反,其余機場的公務機起降量並不高,在制約行業發展的關鍵問題未得到有效破解之前,這些機場的業務量也很難實現快速增長。

記者從多家FBO運營方了解到,現有服務功能和設施配備,基本能夠滿足未來3年~5年公務機航班的保障需求。

目前,我國FBO提供的服務依據是否跟航空保障相關分爲航空性業務和非航空性業務,其盈利點大致來自4個方面:對飛機的收費,包括起降、停場、清潔、維修等;對旅客的收費,包括安檢、通道、配餐等;對機組人員的收費,包括氣象咨詢、休息室等;以及其他延伸服務收費,如酒店預訂、導遊、翻譯等。當高標准建設投入遇上有限的營收來源,勢必會對運營商和用戶最終承擔的消費價格構成影響。

進階之路 道阻且長

過去3年,中國公務航空市場發展趨于平穩,接收新飛機的數量放緩,公務機年起降量也保持基本穩定。但這並不代表中長期發展的發展趨勢,中國市場的潛力和空間依舊被各方看好。中國公務航空行業的進一步發展,需要更多的地面基礎設施提供支撐。

民航局此前已明確提出鼓勵各機場根據通用航空發展需求增設通用航空保障設施,提高地面服務保障水平。FBO業務歸根結底是屬于地面服務業務,需要所在機場提供多種資源進行配合,如土地供應、安檢等;同時也涉及共享機場的空域資源和起降時刻,需要協調好FBO運營方與機場、空管之間的關系。

多位業界學者都曾表示,由于目前國內公務航空FBO的部分業務與機場業務有重疊,國內大部分機場機構不願意放手第三方獨立運作,除了機場主導建設的FBO,其他單位若想在機場獲得籌建許可,尚存在一定的困難。對此,業界也呼籲,希望主管部門出台針對性的政策和規定,推進FBO建設,既能體現機場作爲公共資源的公平性,也兼顧機場資源的統一調配,減少FBO籌建阻力,使其網絡布局更爲通達,更好地服務公務與通用航空發展。

此外,我國公務航空FBO發展還面臨專業人員緊缺的難題,包括管理人員、專業技術人員等。如公務機維修方面,我國多數FBO尚不具備較強的維修能力,需要依托第三方服務機構,而且很多公務機的大修服務目前在國內還無法完成,不僅造成費用過高,也成爲制約行業發展的現實問題。

FBO在我國還屬于新業態,針對其建設、運營等還沒有特別明晰的監管規範和指導,而且行業協會層面也還沒有建立起運營服務的團體標准,對市場的一些不規範行爲無法形成有效約束。不過,記者從民航局以及相關協會了解到,目前有關規範FBO市場運營的工作和研究正在加速推進。

FBO作爲公務航空發展的基石,繼續助力中國公務航空市場實現可持續健康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布局的通達性、功能的完善度以及收費的合理性。無論是建設布局,還是運營服務,我國公務航空FBO的發展,既要借鑒國外發達市場的成熟經驗,也要適應中國市場的特征和機遇,探索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發展路徑。(《中國民航報》、中國民航網 通訊員薛海鵬)

責任編輯:xinglu_bs 000
推薦新聞:
桂林機場助力“民航知識進社區童築藍天...
海航技術旗下企業連獲韓國MOLIT頒發民航...
首都機場餐飲公司開展管理溝通技巧專題培訓
二連浩特機場啓用自來水淨化系統
富蘊機場召開“古爾邦節”節前安全教育大會
2019中國長城國際攝影周開幕
包頭機場公司紀委召開2019年第五次(擴...
二連浩特機場完成滑行道邊燈升級改造
西南空管局運管中心開展“不忘初心、牢...
中航油湖北赴荊門石化走訪並開展公路運...
中國航油東北開展主題教育“微黨課”評...
首都機場廣告公司開展“智慧機場”專項培訓
烏蘭浩特機場開展旺季兼職安全員集中學習
黑龍江空管氣象台完成跑道23端探測設備U...
浙江空管成功舉辦2019年度廉政主題演講比賽
中國航油廣西舉辦“強管理降成本促發展...
中國航油黑龍江開展“地毯式”用電安全自查
吐魯番機場的一抹“綠色”
西北空管局飛服中心召開“第二期風險管...
庫爾勒機場開展淨空安全宣傳活動
返回首頁
本網站所刊登的《中國民航報》及“中國民航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爲中國民航報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制作單位:中國民航網 辦公電話:010-87387061 傳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十裏河2264信箱中國民航報社 郵政編碼:100122
常年法律顧問—北京市安理律師事務所
中國民航報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24158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006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1012006036 網絡視聽許可證011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