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應用領域

    龍虎大小,殘荷聽月

    作者: 來源:中華康網 我要評論(7849) 浏覽(4573)

    暮色四合,流水濺花,夜色從潺潺的水面浮起,徜徉于曲徑之上,淡淡的玉盤揮撒著風韻,從樹縫裏篩下片片舟楫,隨風舞動,獨然而立,歸鳥的柔柔呓語在觸手可及的星空傳遞,一帶殘荷,凝結著淺淺的月色。
    涼意漸深,黯月斜挂,通透著清幽的氣息,淺吟低唱而行迹肆恣,晃忽間輕舟已過,層層月光鋪在水流之上,遙不可知的密林深處傳出聲聲清嘯,流露著不可企及的蒼茫,是誰,感傷于這清輝幽映的月夜。
    一股暗香若有若無的飄至,于舟頭把酒,禦水臨風,恍若月落清酒,賦醉者之回首,幡然醒司,香——自心出。
    兩岸古木在風中低語,道不盡“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怕也只有那破敗的荷葉方能懂得那些“莫柔弱于水”的傾訴,風乍起,樹影搖曳,落木缤紛,如鏡的江面泛起層層漣漪,遠遠開散而去,似在尋覓遠方的歸宿,斑駁的樹影刀光劍影般交錯著、重疊著,如觀流水般地思憶著往事,思憶著逝去的年華。
    一江水,是身佩蘭草的屈子的眼淚,是風波長逝的嶽家的忠魂,是壯心不已的夜瀾風雨,是遺恨五丈原的出師未捷。思絮,不知從何時起,終于何時了,輕波卻依舊……
    不禁長吟,“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落認家。”流浪,似片片離木的枯葉,隨波逐流,任風起雨落,亦或天高雲淡,白駒過隙間已飛下千尺,遙望遠方的未知,愈走腳步愈沉,最終無法再擡起,是的,是該回去的時候了,可是流水不複,一片落葉亦使滄海桑田,那破敗的荷葉是否也是爲了尋根呢?尋根,應是一種遙遠的追溯,它需要耐心,需要時間的洗滌,更需要一顆虔誠的心,尋根的結果故然撼人心神,而重要的應是它的曆程,那是對先人的渴盼與追求,如今夜的月,雖黯淡卻迷人。
    這片江已不知送走了多少斷魂客,那輪月又摧下了幾度相思淚,如果荷葉有情,它又怎忍零落呢,零落,是因月夜,因刻骨的相思摧人老去,而通靈的葉,亦應感受到來自遠方的呼喚,她喚它歸來,她喚它孤獨的魂,千百年來不知已有幾多嗟歎。
    聽著月光傾瀉面下,打破甯靜的夜空,打破微波粼粼的江水,打破片片荷葉,只留下清酒,依舊漂散…… 

    龍虎大小是誇父,我在追趕太陽。
    小的時候,就聽長老們說過,太陽,天帝的兒子,這個偉大的神靈,是無人能趕上的。
    我不是一個平庸的人,我生來力大無窮,單手拔起一棵樹是我幼時的玩法。太陽,我要打破你的神話,我要追上你。
    于是,我告別家鄉,踏上向東的路途。
    我身強力壯,奮力前行。風在我的耳邊呼嘯而過,似在鼓舞我:加油,努力奔跑吧!我也知道,我一定能行!
    風餐露宿,野果充饑。我偶爾停下來補充能量,卻從不停息。
    追趕,追趕,我信心百倍,日夜兼程。
    白天,太陽升起,它發出刺眼的強光,向我挑釁,我心靜如水,埋頭直追;
    夜晚,桂花浮月,夜涼如洗,我仍不停歇。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尋找光明。
    有一天,我迷路了。太陽在頭頂高懸,似乎遙不可及。我該往哪個方向走?
    哪裏才是我的路?
    我來到一間小屋前,輕輕叩響那扇木門。
    一個老者出門迎接我,他銀發如絲。
    我低著頭向他問路,他微微一笑,顫巍巍地挪開雙腳,指了指滿是雜草的土地,說路在腳下。
    路在腳下!世上本沒有路,只有信念,守住了信念,就找到了人生之路。
    我頓悟。謝過老者,我匆匆上路。
    經過無數個日升日落,我已疲憊不堪,但我心中有那條路,我會沿著那條路
    一直走下去,去追趕太陽。
    我不再日夜奔跑,夜晚我需要休息,
    以恢複體力。
    大地爲枕,夜幕爲被。望著滿天的繁星,我閉不上眼睛,我怕一覺醒來,太陽已經無影無蹤。
    啓明星爲我加油,風兒給我涼爽,小鳥爲我歌唱。
    長江、黃河已不能滿足我焦渴的喉嚨,我仍堅持追趕、追趕……
    我從不回頭,也不能回頭。我擔心自己一回頭,就再也沒有繼續追趕太陽的勇氣和決心了。家鄉的袅袅炊煙我不再懷念,父母的親呢呼喚我也不再思念。
    我知道,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在剩下的日子裏,我必須全力以赴,奮力朝東追趕,生命不息,我要追趕不止。
    追趕,追趕……
    我的心跳逐漸變慢,我的呼吸微弱無力,我感覺到自己已經不能控制自己,我的生命之火即將熄滅。
    我輕輕地倒在地上,山川爲之一顫,而太陽仍在天空中發出炫目的光芒。
    太陽啊,謝謝你,我閉上了雙眼,我突然明白:我追趕的其實是自己心中的太陽。我一生的幸福,就在我追趕的過程中,因爲追趕,龍虎大小的生命充實而豐富。
    追趕,就是生命的體現。

    上一篇: 深職院師生花式表白祖國
    下一篇: 國慶七天樂 深圳蓮花山每天一場活動等你來參加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