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楊軍講話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楊軍

 

楊軍:尊敬的崔曉峰副局長,楊勇副秘書長,史和平理事長,全國民航系統的各位信息化專家和領導、各位來賓、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中國電科首次承辦民航信息化發展論壇,對此我們感覺到很榮幸,同時也感到了責任很重大。在此,我謹代表中國電科對民航局人教司、中國民航報給予我們的信任表示誠摯的謝意!對各位來賓、朋友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對民航系統各位專家、領導和地方政府長期以來的關心支持表示由衷的感謝!

本次論壇的主題是“智慧民航智能應用”,這讓我們想起了今年半年在北京召開的中國民航發展論壇上,馮正霖局長的精辟論述,當時馮局長認爲智慧民航建設不能片面地理解爲“新技術的應用”,而是面向未來,全面系統的業務流程,智能化的轉變,並明確指出了智慧民航的演進路徑,即從數字化的基礎應用到數字化轉型,再到未來的數字化融合,融合的三個階段。在那一次的發展論壇上我們中國電科初步提出了構建民航網絡信息體系,支撐智慧民航建設的想法。在過去的半年內,我們一直在思考智慧民航的本質,思考民航網絡信息體系如何支撐智慧民航的演變,今天,把我們一些形成的初步體會和設想向各位專家和領導做一個彙報。

大家知道中國電科是從事軍事信息化起步的,今年是值得紀念的年份,除了是我們民航信息化發展論壇舉辦20周年,還有幾件軍事信息化的曆史重大事件值得我們回憶。第一件事是1969年11月美國開始建設互聯網的“阿帕網”,這件事距今天整整50周年,從此世界邁進了連接的時代,先是重構系統的互聯、TCIG協議發明後實現了異構系統的連接,直到現在我們每個人都成爲一個節點,全世界成爲一個網羅一切的英特Price,上次講過這裏的英特Price是一個複雜的組織,也可以表達爲我們的世界。第二個事件是1999年6月美國首次對網絡中心站進行了定義,大家可能對這個事情不太熟悉 ,但是在軍事信息化領域,這是一件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事,網絡中心站的核心要點是通過網絡把信息的優勢轉變爲決策和行動的優勢,從此網絡成爲整個作戰體系的中心,5G平台變成了網絡的一個端。信息被定義爲戰鬥力,並且是戰鬥力的倍增器,這件事距今20年。第三件事發生在2009年,美軍明確將信息化建設的重點從物理域、信息域向認知域向社會域轉變,在此之前,他們也已經發現網絡中心站的發展會導致信息過載、認識缺失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系統推送一大堆信息給我,但是我做決策的時候腦子更亂了,他們認爲在後信息時代必須把信息加工從人的認知,只有以人爲中心的認知優勢才能專辦爲決策和行動的優勢,有此美軍開啓了對下一代智能智慧決策支持系統,離我們不到十年。

如果把這三件大事所代表的信息化階段對應到智慧民航的三個階段,我們會發現兩者有著異曲同工之秒,技術化應用階段重點解決計算機網絡替代傳統生産管理工具的問題,數字化轉型階段重點實現信息向生産力和管理能力的轉變並同步改造流程管理的生産方式,使得民航業成爲一個有效的英特 Price(英)。數字化融合階段測試則是將智慧民航,實現跨域、跨界的智能化的融合,這就是我們中國電科對智慧民航演進路徑的初步認識。如果各位專家覺得這個認識基本正確的話,那麽中國電科的民航信息網絡體系提出,馮局長講到民航業正處在積極探索數字化轉型的階段,與此對應被視爲中國網絡站中心站的正是我軍獨立自主建立的網絡信息體系中國電科在其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這裏就不多說了。我只引用英國天才科學家貝爾納的名著《科學的社會功能中的觀點》即“大部分重要的技術和科學進展在于軍事需求的緊迫性。”

首先,民航網信體系是一套智慧民航的頂層規劃工具。目前民航各類專業系統信息如空管自動化系統、預報系統、機場信息系統、航空公司運營管理系統等都已經實現了高度的數字化,並且技術仍在不斷地進步,但是單項系統的能力提升對于整個民航運輸效能的增益貢獻已經越來越小,因此,系統之間的協同能力已成爲提升民航運輸整體效能的研究重點。我們認爲高度協同最終的形態就是以民航運輸各要素的數字化爲基礎,通過對航空器、旅客保障力量、信息及網絡五大核心要素的網絡化與一體化,實現對客戶的智能化服務,最終爲客戶提升價值,概括起來就是一個數字化的民航運輸管理體系。圍繞這個目標,我們將民航運輸體系視爲一個複雜的系統,借助軍事網絡信息建設的經驗,采取體系工程的方法,識別出核心要素,設計出基本的物理形態和運行機制,形成了一套完備的方法論,這就是我們爲民航信息化開出的一套頂層規劃的工具,希望能夠有效降低智慧民航規劃建設的複雜性。

第二點,我們設想民航網絡信息體系是1+1+3。試想一下底層是一張天地一體化資源網,可以融入民航運輸服務的所有核心要素,在這裏之上是資源管理服務體系具備資源虛擬化的調度,體系的系統共享、分布式數據存儲以及大數據分析等功能,在最上層圍繞民航運輸信息化建設的三個主要業務領域所規劃的應用服務層,他們分別直接關系運輸能力的生産運行域,直接關系出行體驗的旅客服務域和直接關系頂層決策的運行管理域。在這樣的構架下通過數字化技術將航空器監視設備、導航設備、綜合保障、氣象探測、安保設施、工作人員等所有民航運輸資源從空管機場航空公司等業務部門分解出來,建立統一標識並虛擬化入網,形成全網共用的數字化資源池,靈活支撐三大運用領域的需要,打破了信息孤島,拔掉了數據的煙囪,構建了跨部門、跨系統、跨業務的一體化數字資源體系,空管機場航空公司等運營主體與相關方可以從共享資源池中靈活地選配資源,快速柔性組裝和動態集成所需服務,從而滿足多元化的航空需求。體系運行地關鍵機制概括起來就是資源共享、要素按需機場,這也是經過我們驗證的我軍網絡信息體系的有效運行和戰鬥力的生成模式。

第三點,我們堅信民航網絡體系未來必將是民航運輸一體化運行的先進形態,在當下更是開放的有待大家一起豐富完善的框架性的體系。一方面受制于研究時間以及對智慧民航的認識程度,我們前期做了主要是針對網絡體系這一智慧民航頂層規劃的工具的科學性、可行性和有效性的論證,目前看來它的最大的優勢在于用體系化的思想整合現有資源和能力,補充缺口的能力,使原本分散獨立的一個個系統呈現出1+1大于2的效果,也就是呈現出單個系統簡單累加所具有的體系級的能力。這種體系很可能萌發出一種創新性乃至顛覆性的概念和技術的産品,就是在民航網絡體系下的一個小小的創新應用,稍候會發布。但是體系目前在概念落地,框架設計、算法模型、應用方法、工程實踐等方面還存在著一些需要進一步研究和解決的問題,有賴于民航業整體戰略規劃體系機制的保障,有賴于航空服務的進一步完善,有賴于基礎設施能力的不斷增強,更有賴于全行業的另支持和開放性的國際合作。

另一方面民航體系本來就是開放的與時俱進的體系,我們講1+1大于2的結構更多是邏輯層面的劃分,具體實踐上每個層面的建設工作都非一家能獨攬,應用服務層的三個應用領域固然是百花齊放,資源管理服務區域急需全面掌握各項技術以實現要素精致化配置,我們希望與有各方面緊密合作不斷完善,在這點上中國電科提出了民航網絡信息體系真正地做到把選擇權交給用戶,把機會平等留給行業,由于其開放的特點體系能結合未來的需求和技術發展趨勢進行適時演進,能夠隨著環境和條件的變化與時俱進,能夠爲智慧民航的數字化轉型發展、數字化融合階段乃至更長時期的服務是一個始終在線運行技術不斷叠代、能力不斷提升的活的體系。

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將網絡信息體系運用于智慧民航的規劃建設是我們運用軍民融合網絡智慧提出的中國電科的方法,也是中國電科參與新時代民航強國建設的路線圖。民航網絡信息體系作爲一個全新的嘗試,我們回應了民航業安全效益全方位的核心需求,創造性的引入了網絡中心、信息主導、體系賦能等網絡技術領域的先進理念,我懇切呼籲民航系統各位用戶和業界友商一起加入到民航的體系之中,不斷完善體系,豐富體系內容,共同建好民航網絡的網信的生態圈,我們也深信在民航信息化領域,圍繞智慧民航、智能應用這兩個宏大的主題,民航系統單位有著雄厚的沉澱,航空運輸企業和機場集團對建設需求也有著獨到的見解,這些都值得我們深入學習探索。

真誠希望各位來賓在本次論壇上廣泛交流、充分研討,分享真知灼見,碰撞出思想火花,共同爲構建民航創新的生態體系,爲建設新的時期民航強國增添新的動能,中國電科將全力做好各項保障工作,祝願大家在會議期間身體健康,祝願本次論壇取得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中國民航報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24158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 news@caacnews.com.cn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t20191029_1284224_sj.html